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江西工商职业技术学院 > 教育资讯 > 浏览文章

深圳高等职业教育:应加强应用型人才供给侧改革
《本站原创》 (2016年01月29日)

“现在好一点的大学就业率也就90%,有些学科已经被淘汰,社会不认可,教育结构应该转型,否则与我们的人口结构和素质匹配不上。”在日前参加深圳代表团分组审议时,听到对深圳职业教育发展的建言,省委副书记、深圳市委书记马兴瑞马上给省人大代表刘洪一“派作业”。深圳高等职业教育如何发展,这个问题不仅提给代表,更是提给整个深圳。

职业教育在深圳高等教育所占的比重是否需加强、深圳办怎样的高等职业教育,才能与深圳城市发展水平相匹配……这些问题连日来引发省“两会”代表及深圳教育界人士的热议。

1问.深圳职业教育发展是否滞后?

“创新驱动发展,高等教育要和职业教育密不可分地联系在一起。我们现在思想太保守,中国要从制造业大国走向制造业强国,没有职业教育是不可能的。”深圳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刘庆生在深圳代表团分组讨论中提出要加强职业教育的观点。

省人大代表刘洪一对此颇为认同,他的另一个身份是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院长。在刘洪一看来,深圳职业教育在高等教育中所占比重亟须加强,“转型升级需要大量的创新型人才,如何更好地规划应用型人才的结构和比例是事关未来发展的重要问题之一”。

深圳对高等教育发展有着迫切需求。近些年,深圳采取跨越式发展之路,通过建特色学院、引进中外名校合作办学等形式,大力推动高等教育发展,弥补“短板”。但在一些教育界人士看来,近些年“补短板”更多局限在高等教育体系中的普通高等教育,在职业教育发展方面相对滞后。

“引进国内外一流大学在深圳合作办学,建更多研究型大学,培养高精尖人才,对深圳经济社会发展很重要,但一个地区不但需要这些高端的高等教育,同时还需要高职院校去培养技术技能人才,他们对于深圳产业转型、经济社会发展同样重要。”深圳广播电视大学校长刘颖说。他曾担任深圳信息学院副院长,对深圳高等职业教育颇有研究。

刘颖认为,目前深圳职业教育在高等教育中所占比重的确较少,深圳高等教育发展应有比较合理的结构。“高等教育体系就像宝塔一样,底盘应该稳固,而做好底盘,不仅需要发展好普通的本科院校,同时也应该发展职业院校,培养产业发展所需要的技能人才。底盘搭建好,高精尖的东西才可能做得好。”

在深圳大学副校长李凤亮看来,“体量大、两头小”是目前中国高等教育发展存在的问题,“两头小”指的是高水平的、有世界影响力的大学数量不够,另外职业教育虽有发展,但相对发达国家来说还有差距。他认为,深圳应该建立比较完善的高等教育体系,也应该补上职业教育发展“短板”。

2问.深圳应否多建几所高职院校?

目前深圳仅有深圳职业技术学院、深圳信息职业技术学院两所公办高等职业院校,以及民办的广东新安职业技术学院。刘颖认为深圳还应多办几所高等职业院校,“理论学界做过研究,职业教育发展水平跟人口、规模、经济发展水平是成正相关度的。苏州经济快速发展,与其大力发展高职教育有很大关系,苏州仅高职院校就有16所。广州有几十所,东莞至少有5所。我觉得深圳有五到六所高职院校比较适合”。他指出,深职院是综合类的,深圳信息学院是偏工科、IT类。目前深圳至少应建个文科类职业院校,培养金融现代服务等行业人才。

他分析称,深圳产业转型升级后,金融服务业、物流、珠宝加工等很多行业对高素质技能人才有大量需求。实现“中国制造2025”,也需要大量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的支撑,此外多几所高职院校,也能为深圳学生提供更多享受高等教育的机会。“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靠内地高职院校输送是一个方面,但自己办高职院校,可以更好地围绕深圳产业、经济发展需要去培养人才,这样与城市的契合度会更高。”刘颖说。

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院长康飞宇认为,深圳可以考虑跟国外合作,建设两三所更高质量的高职院校,比如跟德国、日本等在先进制造业方面合作,与美国、韩国等在微电子等方面合作。此外,也应该利用深圳优势企业资源,动员华为、富士康等企业合作办学,培养高素质的技术技能人才。

刘颖对此十分认同,他认为,高等职业教育办学形态可以多样化,机制体制可以更灵活。高等职业教育是培养企业一线所需要的人才,一定要落实校企合作。“如果离开这个,高等职业教育就无从谈起,就又走回了普通高校培养人才的路子。”而引进德国、澳大利亚等国外先进职业教育办学理念、办学模式,对深圳高等职业教育发展也会起到推动作用。

李凤亮则认为,深圳高职院校数量虽不多,但在国内高职教育中处于领先地位。目前深圳高等职业教育关键问题不是怎么加量,而是怎么提质增效、创新办学模式、打通职业教育立交桥等问题。

3问.如何培养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

深圳该如何发展高等职业教育,培养适应深圳经济产业发展需要的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刘洪一认为,要加强应用型人才教育的供给侧改革。未来深圳不仅需要加大应用型人才教育的投入,实现应用型人才结构层次的多样化,更要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对应用型人才教育的专业设置、结构进行调整和优化,使之对应产业行业要求。同时,要打破专业壁垒,培养一专多能的复合型人才。此外,要形成供给和需求的良性互动。

“要突破现有公办院校不适应市场经济运行的落后藩篱,让高校接地气,充分释放活力。”刘洪一称要实现办学体制机制的转型升级,比如深化产教融合,大力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将企业变为学校股份成员,构建校企利益相关体和命运共同体,使高职院校真正做到与企业无缝对接;再比如探索和鼓励教职员工以知识、技术、管理等入股办学,形成自我造血的良性机制,真正激发教职员工的积极性,激活办学活力。

省人大代表、中山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王雪华认为,深圳应该加大对高等职业教育的投入,扩大办学规模。同时,也可以鼓励职业教育培训向民间资本开放。

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副会长俞仲文此前接受南方日报专访时表示,提高职业教育人才培养质量、建设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深圳需要大力发展适应技术进步的职业教育。“为什么职业教育低层次、低水平重复,培养的人才不能符合社会需求,因为缺了‘技术’的腿,职业技术教育应该既是职业教育、同时又是技术教育。”俞仲文称,原来职业教育提出要培养高技能人才,前年国务院出台的《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正式提出职业教育要培养技术技能人才,这个提法重新定义了职业教育培养规格,同时为职业教育带来挑战。

怎样的人才可谓技术技能人才?“应该是像倪志福那样的人才。”俞仲文举例称,曾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倪志福既是八级技工,同时也发明了倪志福钻头。“我们今天培养的技术技能人才应该像倪志福一样,有很强动手能力,又具有技术创新、改良等能力。中国包括深圳太需要这样的人才。但现实中职业教育把所有精力放在培养八级技工上,而没有放在后者,教出来的学生不善于创新。”

■深圳职教发展规划

扩大高职办学规模提高职业教育质量

在日前市教育局召开的2016年工作部署会上提出,职业教育要着力产教融合、开放发展。出台关于加快建设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意见和职业教育改革发展规划。突出抓好引进德国、瑞士等国家优质职业教育资源和人才培养模式,实现职业教育的国际化突破。要成立深圳市校企合作促进中心,为企业和院校提供全方位服务,努力走出产教融合的职业教育“深圳之路”。

而在《深圳市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方案(2015—2020年)》中提出,要大力发展高职教育。构建与产业深度融合的城市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提升职业教育发展“重心”,规划建设本科层次以上的深圳应用技术大学。支持境内外知名大学、企业以多种形式在深合作举办高职院校。整合职业教育资源,成立深圳市联合职业技术学院,在学前教育、护理、健康服务、社区服务等领域大力发展五年制高职教育。同时,要引进职业教育优质资源,支持职业院校与境内外知名职业院校开展合作办学,扩大高职办学规模,提高职业教育质量。

■他山之石

台湾提出“技职再造”计划

2015年全球创业精神指标排名中,台湾位列亚洲第一、全球第八;土地面积小的台湾,2014年人均GDP达到22635美元。在台湾高雄第一科技大学校长陈振远看来,这与台湾的职业教育有很大关系。

据了解,台湾已建立了相对完备的高等教育双轨制度——普通教育体系和技职教育体系。目前,台湾的职业教育学制已形成专科学校、技术学院及科技大学(含研究所)的一贯体系。这让接受技职教育的学生有机会读到本科、研究生,甚至获得博士学位。

陈振远去年8月接受南方日报专访时表示,相关部门发现职业教育存在的一些问题,在2012年提出技职教育再造计划,包括系所专业要跟产业界更密切结合、增强老师、学生实务训练、鼓励创新创业等,期望职业教育能够更好地服务台湾经济社会发展。

据介绍,台湾要求每个技职学校要对系科进行调整,与产业界共同对学科、人才培养计划进行规划。要通过访问、调查等了解产业需求。用企业的观点来进行课程设置。为了增加老师的实务经验,并增加与产业界的互动,也鼓励老师带薪到业界去进行广度研习、深耕服务,少则一两个月,多则一个学期或一年。台湾还通过技职教育法规定,以后技专院校教专业课的老师,必须要满足在业界工作1年以上经验才行。

Copyright © 江西工商职业技术学院 -版权所有-赣ICP备11002091号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象湖新城金沙二路3199号 邮编:330200 招生咨询:0791-87171518 87600111\87600333
院办:0791-87171599 传真:0791-87606060 电子邮箱:27822061@qq.com 技术支持:易动力网络